高大雄乡门户网站
首页 军事 搞笑 国际 体育 文化 社会 情感 游戏 星座运势 科技 音乐 美食 时尚 时事 娱乐 母婴育儿 家居 教育 旅游 财经 动漫 历史 综合 健康养生 宠物 汽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鸿胜手机网_母亲烙的团圆
  热点
  推荐
  最新
  相关推荐
鸿胜手机网_母亲烙的团圆
发布日期:2020-01-09 10:36:21   点击数:3292
[摘要] 文 // 李鸿光每年八月十五中秋节,我就想起我的母亲,想吃她烙的团圆。烙团圆是西安北郊农村的习俗。母亲说,这样烙,团圆皮薄脆,又不会焦。母亲烙的团圆,皮是脆的,餡是甜的,还散发着一丝丝麦香。1950年老家土改,母亲随父亲回到了西安北郊的老家。1970年母亲被推选为生产大队的妇女主任,成为全村妇女的领头人。1996年,母亲突发脑梗半身不遂。

鸿胜手机网_母亲烙的团圆

鸿胜手机网,文 // 李鸿光

每年八月十五中秋节,我就想起我的母亲,想吃她烙的团圆。

烙团圆是西安北郊农村的习俗。到了八月十五,家家户户都要烙团圆。十五那天,母亲一大早起来就和面发面。下午面发好了,兑少许干面粉,反复揉捏,直到面团柔软光滑。母亲用红糖做餡,加一点点盐,颜色喜庆,也更甜。傍晚时,母亲开始制作团圆。她先把面团擀成一张大饼,把调好的餡放在里面,四周捏在一起,再擀成直径约30厘米的饼。母亲把饼的四周捏成波浪状的花边,用小碗在面饼的中心压出一个圆圆的月亮,再用树枝在月亮上压出树干,用芹菜叶貼成树叶,那就是桂花树了。嫦娥是用面片剪好,蘸水贴上去的。月亮的周围用木梳压成放射状花纹。团圆做好后,要在案板上放一会儿,让表面干硬一些。我的任务是烧火。烙团圆一定要用当年的麦草火。当我把鏊锅烧的火烫火烫之后,母亲让我把火头压住,她才把团圆放进锅里。母亲说,这样烙,团圆皮薄脆,又不会焦。天黑了,月亮升上来了,父亲,我,三个妹妹,我们围坐在院子中间的小桌子旁,母亲从厨房里端出切成三角形的团圆。我早等的流口水了,没等母亲放下,抢先拿了一大块,一大口咬去,热热的糖稀顺着馍边一下子就流到我的手上,我赶紧舔。父母和妹妹们都笑了起来。母亲笑着说,慢点吃,别烫着。母亲烙的团圆,皮是脆的,餡是甜的,还散发着一丝丝麦香。这种香甜沁潤到我的心肺里,一直到今天。

母亲不是农家女,也不是西安人。她出生在甘肃省天水市西关澄元巷。我的外祖父是天水城里有名的木匠,曾出席过1959年全国群英会。上世纪四十年代,我的父亲做布匹小买卖到了天水。外祖父看重陕西人,把他的二女儿嫁给了父亲。父母结婚之后,沿着陇海线继续西行,落脚到甘谷县西二十公里的磐安镇。1947年,我就出生在这个镇子的基督教堂里。1950年老家土改,母亲随父亲回到了西安北郊的老家。

老家连房子都没有,还要种庄稼,养鸡养猪,对于城市里长大的母亲,艰辛劳苦是可想而知的。别的不说,光是她那一口甘肃口音就让她受了不少委屈。那时候她不爱说话,怕别人模仿她。因为是甘肃人,村子里的人把母亲和我叫炒面客。不知道母亲的感受,小时候我总是避着大人走路的,也特别讨厌别人模仿母亲的口音。1958年,大舅从天水来看望我们。有天晚上,我听见母亲和大舅在房子里哭了好长时间。舅舅说,没想到母亲会这么苦,如果不嫁到陕西农村,她一定会在天水市里过着吃穿不愁的生活。

一年一年过去了,母亲适应了农村的生活,她不仅会说关中话,也学会了各样庄稼活。她的明事理和能吃苦受到了乡亲们的认可。我们村离西安市西郊大庆路不远。有时候生产队会派妇女们拉着架子车去工厂街区卖菜。队里的妇女都愿意和母亲一起去。因为她拉车不惜力,账算清,算起菜钱比城里人还快。1966年生产队推举她做接生员,只经过一个月的培训,她就挎着接生箱,走村串户给孕妇检查接生。我们村子四五十岁的人都是母亲接生的,没有出一件意外。有个在城里工作的孕妇还专门回到村子让母亲接生。1970年母亲被推选为生产大队的妇女主任,成为全村妇女的领头人。1968年我从高中返乡,先是被推选为赤脚医生后来又被推荐上西安医学院,肯定是离不开母亲的影响。大学实习期间,有天夜里我值班,来了位产妇,我没有叫醒上级医生,独自给产妇顺利接了生。第二天老师批评我,问我为什么这么大胆。我说,我妈是接生员。说来也巧,大学毕业之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妇女儿童保健,我起草过不少农村如何普及新法接生、防治妇女疾病的文件,心中的模板就是我的母亲。

母亲生过五个孩子。在甘肃生了我和一个女孩。这个小妹妹一岁不到就夭折了。她回西安以后生了三个女孩。我是长子,也是独子,母亲对我的疼爱是不一样的。家里的好吃好喝总是我先来。我读小学一年级时得了一场重病,上吐下泻,蹲在茅房里站不起来,脱水让眼球塌陷了下去。母亲一夜一夜地搂抱着我,用体温温暖我,给我喂水喂药,见我没有好转,她哭着让父亲和叔叔们绑了一个担架把我抬到城里的大医院救了过来。小学三四年级时,村子里吃起大食堂,生产队不允许农户家自己起火做饭。母亲在后院里垒了个小灶台,给放学回家的我偷偷下面条。有一次我随母亲进城买东西,我看上了一把电工刀,好看又锋利,缠着让母亲买。母亲就是不买,最后买了些拐枣哄着我吃。她不让我玩危险的东西。

我是背馍读完中学的。初中时走读,早晚在家,午饭在学校吃馍馍。高中住校,一日三餐都是啃干馍。比起同学们,我的馍馍明显要好得多,白而松软,冬天吃起来也不怎么冰冷。因为,同学们的馍馍是纯玉米面的,我的馍馍是掺合了白面的。那时,家里的白面不多,给我蒸馍用了不少,父母和妹妹们只能上顿下顿吃玉米面了,只有周日我回家时,母亲才擀面条。春节时,家家户户蒸年馍。别人家的馍是白面的,只有我们家的馍是白面玉米面两掺合的。妹妹们问母亲为什么,母亲说你哥上高中,白面要节省着吃。

大学毕业我分配到省级机关,我把爱人和孩子接到城里,母亲执意一个人留在农村。村子的邻居问她为啥不跟儿子进城。他说住不惯。母亲打小在城里,怎么会住不惯呢?我知道,她是怕给我增加负担。村子里的老人没事打麻将玩纸牌,她不会,也不爱。她就喜欢干活,一会儿给孙女做件棉袄,一会儿给孙子做双布鞋,总是不会闲着。1993我把母亲接到城里。她仍然是闲不住,蒸包子,生豆芽,想着法子给我们做可口又节省的饭菜。母亲的个性特别强,她一辈子都没有服过谁。一家人住到一起之后,婆媳之间免不了有口舌,但只要我说话,母亲就会依了我。

1996年,母亲突发脑梗半身不遂。当时我在宝鸡出差,连夜赶回西安。母亲在医院住了三个星期就出院了。她坚持锻炼,每天都要下床,拄着拐杖,来来回回在房间里走,不到三个月,又能走路了。左手不听使唤,她用右手一只手穿衣服、吃饭,擦桌子,凡是自己能做的事情都要自己做。2001年冬,母亲因糖尿病肾病住院。她病的很重,脸肿的眼睛都挣不开来。她知道自己不行了,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坚持要回家。2002年2月15日,壬午年正月初四,上午九时,母亲坚强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她走完了自己七十五年的历程,永远离开了我。我流着眼泪,给她擦洗干净,穿上她最喜欢的衣服,抬着她走出家门。

母亲去世已经十七年了。年年中秋节,我都会想起她,想起和她一起烙团圆、想起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圆的情景。每当我想起这些场景,我的心就会颤动,那是我这辈子最美好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明天又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了。我望着月亮,思念着母亲。妈!我想你了,我想吃你烙的团圆。

2019年9月12日于柞水营盘山水老林

作者简介:

李鸿光,男,籍甘居陕,1947年生人。 毕业于原西安医科大学,研究员,1994-2000年任陕西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校长,2000---2007年任陕西省卫生厅厅长。

历任中华医学会、中国医师协会常务理事、陕西省医学会、医师协会会长、卫生部基本卫生保健特邀专家,中国西北农村卫生研究会会长等职。

长期从事卫生管理和医学教育工作,曾参与国家卫生改革政策和宏观战略的研究制定,主持过多项陕西卫生规划、政策的制定,是陕西合作医疗政策的主要策划者和执行人,在医学教育、农村卫生、妇幼保健、健康促进等多项卫生领域有研究成果和工作业绩。

快3

© Copyright 2018-2019 erre7.com 高大雄乡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